第四次零售革命与新零售有五点不同

【2018-01-16】

  第四次零售革命与新零售业有五点不同

  8月1日,21日·京东BD研究院学术委员会暨第一届专家沙龙颁奖典礼在京东集团大厦隆重举行。在这个沙龙,委员们和京东研究人员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四次零售革命的主题进行了讨论。从宏观层面来看,服务消费的兴起成为新的消费形式的代表,在经济发展和新的定位上有了新的作用。中等水平的零售革命带来了产业发展模式的转变;微观层面,回归以消费者为中心的零售业正在裂变,新的消费时代正在迎来第四次零售革命。对于第四次零售革命,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表示,互联网的发展,包括云技术,计算能力和人工智能算法的进步,为第四次零售革命提供了基础设施,零售业是从消费者互联网转向工业互联网。强调多样性,参与度和个人新花费,以及关注感知,连接和智能的新技术将成为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关键驱动力。第四次零售革命不同于新的零售业态从商店到百货公司,连锁店,超市零售革命之后的第三次零售革命,第四次回到消费者中心,零售革命正在引发行业的变革。在宏观层面,商务部电子商务研究所副所长张力在宏观层面指出,对于第四次零售革命来说,消费需求的发展是数字化发展背后的根本动力技术,政策驱动和投资驱动,以及如何处理这四大关系,将成为零售企业必须思考的问题。廖建文进一步明确了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含义,不同于狭隘的新零售,他认为第四次零售革命包括以下五个层面。首先是“当前”和“未来”之间的区别。现在新的零售业正站在展望未来,将来设置延续的路线。第四次零售革命是对当前行业的未来判断。第四次零售革命不是电子商务平台与纯粹线下扩张的融合,而是从提供2C零售转向2B + 2C零售,从提供零售产品转向提供零售服务。其次,“消费”与“产业”的区别。过去,电子商务侧重消费者,也被称为消费互联网阶段。从消费互联网行业互联网的下一个产业转变阶段。零售革命不仅考虑贸易方面和消费方面,更重要的是如何从贸易方面走向工业方面和供应方方面,以减轻供应商的负担,这对于智能制造在全中国。三是“新业务”范式与“旧业务”范式的区别。电子商务时代强调交通管理,下一个时代就是现场管理。过去关注流量,由于流量不准确,随着智能业务的到来,对消费者单位的准确理解加深,电子商务业务流程20年将转向现场管理。四是“迎合”与“融合”的区别。过去,电子商务的成本逻辑,效率和经验里面存在一个零和平衡的关系,经验的提高意味着升级的代价,降低成本意味着在很大程度上牺牲经验,并把智能商业时代的边缘曲线打通,实现大批量和个性化的有机融合,在满足更低成本的同时增强体验。第五个层次是“平台”与“生态”的区别。我们看到一些其他的帝国生态,而不是一个健康的共生生态。零售平台将从追求平台利益最大化转向相互依存,共同富裕,共生共荣,共生共荣,互相依存,再生价值关系。张力认为,在第四次零售革命的过程中,如何平衡大小企业的利益,实现共同发展;如何加强商业模式转型对产品质量的驱动作用,如何解决假货等电商的严重问题;把电子商务的发展融入全球化进程,让源于中国的零售革命“走出去”,是决策者和企业家需要考虑的问题。消费率进入快速增长阶段。以第四次零售革命为代表的以情景为导向,多元化,个性化的消费驱动,消费已成为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引擎。据了解,一季度,支出方面的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超过70%。今年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超过了60%。这被认为是相当程度地发展社会发展水平的自然结果。随着社会发展进入工业化后期,物质和社会的富裕化导致长期以来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从“三驾马车”转向消费,出口和投资,转向消费满足精神需求的物品和服务。作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消费形势也迎来了新的常态。据中国贸促会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赵平介绍,根据研究结果,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5000-10000美元的情况下,消费率正在迅速上升,人均2万美元的稳定价值。对于西方国家来说,现阶段的消费率一般在70%到90%之间。东方文化特点比西方低10%,比西方低60%〜80%。所谓消费率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最终消费的GDP比重,一般被认为是衡量社会发展程度的主要指标之一。赵平认为,“目前中国的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很高,但整体消费率并不高”。赵平认为,消费最终决定了对投资和生产等中间需求的最终需求。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位一体”的目的吗?要使供需结构与结构相匹配,也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自然地重视消费对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研究所流通和消费研究中心主任陈新年概述了如何处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消费升级问题。她认为,目前制定促进收入水平提高的政策,提高收入水平,引导消费,循环消费,指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可行的。但经济发展进入高速增长时期,消费仍然受到限制。目前,中国的消费总量已经达到了较大规模,今年上半年,消费总量超过了17万亿元,据预测,全年将超过40万亿元。中国社会科学院社科评价办公室主任景林波指出,在评估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时,应该还要考虑收入增长是否能支撑消费的快速增长,他表示,消费的增长取决于整个国民经济的相关设施,特别是受收入和期望的影响,在巨大的前提下,要继续推动消费增长,还包括控制住房价格,改善社会保障,教育改革等一系列政策的制定。陈新年指出保持和促进消费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一方面要提高消费品质量,大力推进品牌战略,促进消费结构升级。最根本的是增加收入,缩小地区间收入差距,改善居民收入失衡问题,其实随着物质消费的不断满足,服务业的发展已经成为消费升级的重要起点。近年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多次强调,要把服务业作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新引擎,在美国经济学家罗斯托的经济增长阶段理论中,社会发展进入工业化中后期,整体社会消费规模大,单体价值高,社会进入高消费阶段,现阶段追求高附加值的优质产品,品牌消费是社会消费的主流,当人均收入超过2万美元的时候,社会就有了突破后工业化阶段,以服务消费为目的,以服务为取向,提高生活质量为主。一般认为,在现阶段,消费者对服务的需求增加,服务部门将进一步细分,单独形成各种产业,其中服务领域的文化和体育服务将凸显。随着服务业技术进一步转型,服务业的裂变已经在宏观经济消费,就业,价格评估,贸易结构等方面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副总裁李明涛认为,消费升级的大趋势是从物质向精神层面的升级。具体来说,将会有产品智能,企业平台化,消费个性化和零售多元化四大趋势。其中,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赵平指出,服务消费与商品消费的最大区别是生产与消费同时进行。这一特点使服务消费容易受到时空限制,进一步导致服务消费增长的两个因素的形成,一是高价位供给导致的价格上涨;二是垄断和市场准入壁垒导致投资不足。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同时存在的生产和消费障碍越来越小,基于互联网的服务消费创新也越来越活跃。同时,随着互联网技术对服务业基础设施和商业模式转型的不断深入,消费升级与数字经济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如何将消费与数字经济的形成和发展结合起来,形成经济发展的新动力,已成为专家讨论的重点。其中,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以产业转型为代表的典型代表,以电商为代表的零售服务业,正在经历的第四次零售革命,被认为是这一组合趋势的首次尝试。